• 导演: 钟孟宏
  • 主演: 刘冠廷 / 巫建和 / 陈以文
  • 类型: 剧情 / 犯罪
  • 地区: 中国台湾
  • 上映: 2019-09-06(多伦多电影节) / 2019-11-01(中国台湾)

影视点评

(作者:楊照,Lawrence Lee)

「陽光普照」在剛結束的金馬獎拿下最佳影片、最佳導演、最佳男主角、最佳男配角、最佳剪輯等大獎,然而目前票房不到一千五百萬台幣,比之今年最熱門的國片「返校」拿下的兩億六千萬,相差了近十八倍。為何兩部電影的差別竟至於此?

若是對金馬獎評審的專業判斷有信心,這兩部電影之別,當然不會是「陽光普照」在拍攝、製作、劇情、表演等方面弱於「返校」。我們不妨借用一種廣為流傳的方便解釋:「返校」是用純商業片或娛樂片的邏輯拍攝的,因此可吸引更多觀眾。換句話說,兩部電影的關鍵差異,大約是現實性。

脫胎自遊戲,套用驚悚片效果的「返校」,雖然設定了一層薄弱的「白色恐怖」歷史背景,畢竟透顯出強烈的非現實性。相較之下,「陽光普照」卻從頭到尾都是現實的,描寫的就是當下現實台灣的家庭,台灣的補習班、少年輔育院和台灣的幫派黑道。「陽光普照」不斷讓觀眾看到、意識到、聯想到自己的生命中曾遇見過的人,曾陷入的恐懼,曾遭遇的無從舒解的困境,曾有的迷索與苦痛。如此自然濃厚的現實性化為沉重的壓力,籠在觀影者心頭,也便將娛樂享受的心情稀釋了。

「返校」劇照,電影改編自同名遊戲,因遊戲公司遭中國封禁,此片在豆瓣沒有條目

「返校」除了建構出驚悚校園追獵環境外,還將「白色恐怖」作為背景融進了環境設定。於是營造出影片具有純正台灣血統的表象,呈現給台灣觀眾在看其他驚悚片時找不到的「家鄉味」。在植入手法上,「返校」很像「釜山行」。作為韓國影史上首部喪屍電影,「釜山行」在盡力渲染恐怖片氣氛及略顯刻意地安排了人性選擇困局之外,還植入了對「光州事變」的影射。於是經歷過這個歷史事件或對此有基本了解的韓國觀眾,便能和電影產生特別的連結,品出恐怖片的娛樂性之外的那抹現實。也無怪此片上映後票房與口碑俱佳,如今在爛蕃茄網站仍保有93%的新鮮度。

因朴正熙遇刺拉開序幕的「光州事變」,如果不正巧遇上另一場軍隊派系鬥爭為背景的「雙十二政變」,大概不會以這種尖銳、慘烈的方式開場與收場。全斗煥與盧泰愚擔心自己的「一心會」被鄭昇和整肅,抱著「攻擊是最好的防禦」的態度,出其不意地走贏了政變的險棋。不過下棋總有輸贏,在「光州事變」中被逮捕的民主派人士金大中與金泳三,後來接班做了總統。而同樣是軍隊鎮壓群眾,因胡耀邦遭罷黜後逝世引起的事變,則至今在發生國仍是不可提的禁忌。

和全片以「光州事變」為背景的「我只是個計程車司機」不同,為了盡可能多地照顧不同文化背景下的觀眾,「釜山行」的影射很克制。即使不具備任何「光州事變」的知識,也不會妨礙對這部電影的體驗。看「返校」,亦不需要先對「白色恐怖」有一定層度的理解和認知。托借法國大革命期間保皇黨人對左派雅各賓派人士的清洗背景(當時皇室的象徵色是白色)而得名的「白色恐怖」,其歷史面貌何其複雜。在電影中卻用「天真誤觸禁網」來描述與受迫害方密切相關的事件。用了簡化至極的處理方式的後果,是不熟悉「白色恐怖」的觀眾看完電影後甚至生不出進一步了解相關事件的情緒。同樣植入「白色恐怖」背景的「牯嶺街少年殺人事件」,則自然精巧得多。

「我只是個計程車司機(택시運轉士)」劇照,上映於2017年,宋康昊主演。由於以「光州事變」為背景,在豆瓣也沒有條目

鍾孟宏的「陽光普照」,沒有「返校」主創那樣貼心地為觀眾簡化背景。電影鋪設了一個關鍵之謎,卻沒有給直接、簡單的答案,而「陽光普照」的片名即來自於那個極具衝擊性的情節。觀眾在觀影時不得不自主思考,也不得不自己構建解釋。如電影中父親用自我救贖的方式幫助小兒子的舉動。是罪嗎,該如何定義,應施予何種罰?諸如這樣的問題,觀眾想獲得令自己滿意的解釋,必須和電影故事一樣,放進當下台灣社會的現實中去思慮、去回答。沒辦法迴避逃躲,也無法讓陌生的時代來負責。

普通觀眾看電影是想獲得休閒放鬆,「陽光普照」卻逼著他們思考反思,難怪票房會這麼不理想。台灣觀眾在電影中,尤其在國片裡想要看到的,是一個似是而非的,感覺上像,但經過理想化與純淨化包裝後的台灣。而「陽光普照」卻在一直提醒他們,什麼是真實的台灣,什麼是真實的社會癥結。數年前的「大尾鱸鰻」能賣座,已經清楚地展現了台灣人非但不把粗鄙不文當成問題,甚至可以引以為傲;「返校」則讓台灣人相信出現的問題都是曾經的特殊社會背景下才會出現的問題,歷史已然更迭,大家可以慶幸如今不會再有這類不公與苦難了。

然而真的有人會自我催眠到相信台灣已經沒有不公與苦難的程度嗎?鮮有觀眾有興趣看的傑出電影「陽光普照」,卻記錄下了那些本該引人擔憂的根本問題,這大約是陽光普照之殤吧。


首页: hev.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