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导演: 金元锡
  • 主演: 李帝勋 / 赵震雄 / 金惠秀
  • 类型: 剧情 / 科幻 / 犯罪 / 悬疑
  • 地区: 韩国
  • 上映: 2016-01-22(韩国)

影视点评

今年,《信号》宣布确定制作第2季,并且在2020年上半年开播,这一消息让无数《信号》粉热泪盈眶,生活又有了盼头。

《信号》并不是强行拍续集,恰恰相反,当初《信号》最后一集就为拍第二季拍下了伏笔:

2016年,李材韩手中的对讲机又有信号了,他和未来的某个人开始了对话。

除此之外,李材韩还发短信给车秀贤,叫她不要去正贤疗养医院。

车秀贤和朴海英去正贤疗养医院会发生什么?李材韩又和未来的谁进行了联系?

苦苦等了4年,终于要揭晓谜底了。

《信号》之所以叫“信号”,就是因为对讲机对话是贯穿全剧的重要线索。

2015年,朴海英警卫无意间得到一部对讲机,竟然和2000年的李材韩刑警取得了联系。

从此之后,朴海英便将现在的消息告诉李材韩,李材韩又将过去的线索透露给朴海英,两个人双剑合璧让一个个悬案水落石出。

由于影片是过去、现在双线叙事,导演还特意用不同的画面比例来区分不同的时间线。

画面比例正常的是现在的时间线,画面上下部分被拉伸(人看起来很长)的过去的时间线。

同时,李材韩因为朴海英的话做了或者没做什么事,也会让未来随之改变。

这种改变可能让事情变好,也可能让事情变得更坏。

他们不能保证每次都能让事情走向好的结局,这种未知感也是本剧吸引观众的原因之一。

比如朴海英一直很仇恨警察,因为他的哥哥朴善宇被警察冤枉了。

他之所以要报考警察大学,只是因为警察大学不要学费,而且还会解决吃住问题。

后来李材韩改写了历史,洗清了朴善宇的冤名。

虽然李材韩没有改变朴海英要做警察的选择,但是改变了朴海英对警察的看法。

朴海英不再仇恨警察了,因为他很感谢李材韩这样的好警察还哥哥一个清白,从而让自己和父母团聚,所以他把李材韩视为榜样,长大后也想做李材韩这样的好警察。

再比如正是因为朴海英告诉李材韩京畿南部连环杀人案第八起案件的犯罪地点,才让第八起案件的受害者死而复生,同时还救活了她的女儿。

当朴海英和李材韩破获红院洞连环杀人案后,2000年以后的被害者们也都纷纷活过来了。

她们躲过了一场从未发生的浩劫,但她们并不知道是朴海英和李材韩救了她们。

当然,也并不是每一次通话都能把原本死去的人救活。

比如大盗案错抓了无辜的吴京泰,从而间接害死了他的女儿恩智。

也并不是每一次都能让事情往好的方向发展,有时候也会好心办坏事。

虽然朴海英和李材韩抓到了大盗案的真凶韩世奎,还了吴京泰一个清白,但是并没有阻止吴京泰坐牢。

吴京泰虽然被无罪释放,但他刚刚出狱就因为杀死负责修建韩英大桥的员工而入狱。

朴海英和李材韩间接害死了恩智,就没办法再让她死而复生了。

他俩冤枉了吴京泰,也没办法再让他回到以前了。

已经犯下的错,即便能跨越时空对话也无法补救。

通过跨越时空对话改写历史、引发蝴蝶效应的剧情虽然很精彩,但还并不足以让《信号》封神。

《信号》封神还在于它严密无缝的剧本,在于对人性、社会、国家的探讨。

前不久《杀人回忆》的原型犯罪嫌疑人落网,就让人想起《信号》里的经典台词:

即使粘上非常小的血迹,10年,20年,即使过了100年也能检测出DNA,这是现代科学送给被害人的礼物。

华城连环杀人案中,1986年至1991年间10名女性被害,直到28年后的今天才告破,然而现在已经超过了公诉时效,无法对罪犯进行处罚。

所以设立公诉时效的意义是什么?

凭什么杀了人15年都没被抓到,他就无罪了?

这个问题《信号》也早就探讨过了,也正是《信号》的第一个案件。

一名叫允贞的女孩被杀害,她的母亲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守在警察局门前讨要一个说法。

终于在15年后警方抓到真凶了,但是女孩遇害的公诉时效已过,警方只能用凶手的另一项犯罪将她抓获。

只能以她杀害男朋友的名义逮捕她,却不能以她杀害允贞的名义逮捕她。明知道她是犯人,但是拿她没办法。

允贞遇害成为了永远的未结案件,她和母亲永远无法得到一个说法,永远无法讨回公道,永远都是一个遗憾。

迫于舆论压力,韩国不得不修改公诉时效法。

2000年8月1日以后发生的案件的诉讼时效被废除了,抓到罪犯仍能让他得到法律制裁。

甚至警察局还专门设立了一个叫做“长期未结案件专案组”的部门,专门调查那些悬案。

但是韩国警察界有个黑幕:

重新调查未结案件,就等于让当时的警察承认他们的调查有误——他们当时为什么没有往那个方向调查?

所以未结案件是警察的耻辱所在,动未结案件就等同于触碰那些耻辱。

就像朴海英对京畿厅重案组说的:之所以会派我们来调查这些未结案件,之所以我们会受这份罪,就是因为当初你们没抓到犯人。

金范洙局长一开始就不看好长期未结案件专案组,只是为了应付社会舆论临时组建的,准备等到这件事的热度过了就把它解散。

人们的注意力太容易被转移了,再大的事情没过几天就没人关注了,最终不了了之。

人们忘了这件事,去追更新的热点事件,过几天又被其它的事件转移注意力,周而复始,永无止境。

长期未结案件专案组是金范洙随便成立的,随时都可以解散。

为了加快专案组的解散,金范洙甚至把脏活累活全都交给专案组,简单的案件、可以立功的机会就给其它小组。

比如京畿南部连环杀人案,凶手1989年最后一次杀人后就销声匿迹了。

26年后的2015年,凶手再次作案。

明明是长期未结案件专案组负责调查这个案件,这个案件的情报也是他们知道得更多,上级领导觉得这个案子很简单,就把它交给了京畿厅重案组。

又比如红院洞连环杀人案,1997年有2名死者但是没抓到凶手。

2015年又发现这个案件其实并不是只有2名死者,而是有11名死者。

金范洙一看这事情太严重了,连忙交给长期未结案件专案组来办。

他知道这个案件26年前都没告破,现在更不可能告破,所以他故意交给专案组,等待他们失败,然后解散他们。

就像专案组的组员说的那样:

费老大劲来回跑也没有线索,还被指责说无能。这时候就会有个倒霉蛋来担责任,被炒鱿鱼。这回也一样,假如抓不到的话,我们可能要背所有黑锅。

所以说专案组的作用就是给金范洙擦屁股,有什么好办的案件就交给别的组,那些疑难杂症就交给专案组,成功了没有奖励,失败了就让他们背锅。

但是专案组偏偏不中招,偏偏每一次都顺利完成任务。

比如京畿南部连环杀人案,京畿厅重案组本以为轻轻松松就把案子破了,眼看就要升官发财了,其实他们之所以那么容易破案,就是因为李天久是故意让他们觉得他是真凶,从而让人们不去怀疑他的儿子李振亨。

京畿厅重案组迫切地想要破案,就被李天久骗了,但是专案组看穿了真相,抓获了真正的凶手。

除此之外,红院洞案、大盗案、仁州女高中生案……所有最困难、最棘手、最不可能告破的案件纷纷都被专案组破获。

本来金范洙从一开始就不看好专案组,没想到最后专案组真的做出了一番成绩。

虽然《信号》和其它刑侦剧一样还是几集一个案件的模式,但不同之处在于《信号》中每破获一个案件都会发现更大的秘密。

每个案件之间并不是毫无关联,而是共同指向同一件事,也就是一切的根源——仁州案。

正是仁州案导致了李材韩、朴善宇的死,也正是仁州案让对讲机有了信号,让朴海英和李材韩能够跨越时空对话,才有了后来的各大悬案的告破。

为什么每次对讲机响起都是11:23?因为那是李材韩死亡的时间。

正是他对破案的渴望,让对讲机有了信号。

《信号》剧情之紧凑,逻辑之严密,都是教科书式的典范。

《信号》的剧情紧凑到了什么程度呢?

我们以大盗案作为例子吧。

1995年,4个高官的家被盗,小偷偷完这4家就再也没作案,案件至今都是悬案。

朴海英在和李材韩通话的时候提到,为了了解住户的信息,小偷会翻信箱、垃圾桶,还有新闻袋之类的。

正是这次通话改变了历史,李材韩比原本多做了一件事,就是去查信箱上的指纹,从而查到信箱上留下了吴京泰的指纹。

吴京泰被逮捕,又间接导致他无法去救在韩英大桥倒塌中受伤的女儿恩智。

朴海英无意间说的话引发了蝴蝶效应,导致不该被抓的吴京泰被抓了、不该死的恩智死了。

看到这里本以为韩英大桥倒塌太刻意了,看到后面才发现韩英大桥倒塌其实是导演埋的一个伏笔,韩英大桥为什么会倒塌也在后续剧情中做了解释。

原来,吴京泰是被冤枉的,大盗案其实是熟人作案。

真凶其实是被盗的其中一家人的儿子韩世奎。

本以为这就是普普通通的盗窃案,其实另有隐情。

继续查下去,才发现韩世奎和另外三家人的公子一起玩的时候,他性侵别人的行为被录下来了。

因为韩世奎的父亲是检察长,正在调查另外三家人行贿的事。

于是三位公子就用录像带来要挟韩世奎:你是选择说服你爸终止调查,还是选择你去坐牢?

韩世奎想偷走录像带,但又不知道录像带在哪儿,所以只能把三家人全都翻一遍。

为了不让人怀疑自己,他把自己家也偷了。

又为了伪装成小偷,他不仅偷走了录像带,还偷走了贵重物品,却无意间偷走了能揭开张英哲议员徇私舞弊的决定性证据。

正是因为世强建设有黑幕,韩英大桥才会倒塌,才会害死吴京泰的女儿恩智。

又正是因为张英哲一向目无王法,朴海英的哥哥才会死。

吴京泰被冤枉、恩智的冤死、韩世奎性侵申多惠、申多惠诈尸、韩世奎偷东西、张英哲徇私舞弊、张英哲为了洗白侄子陷害朴善宇、李材韩因为朴善宇的案件遇害、李材韩的死让对讲机有了信号……这些案件全都是互相关联的,一环扣一环,剧本堪称天衣无缝。

本以为韩英大桥倒塌只是无关紧要的支线剧情,没想到后面还会解释韩英大桥倒塌的原因。

本以为张英哲议员只是一个不重要的角色,后面才发现他并不是路人甲,而是整部剧的最大BOSS。

最目中无人、最飞扬跋扈、最心狠手辣的金范洙局长,在张英哲议员面前就像一条狗一样。

前面挖的每一个坑最后都会填上,前面埋的每一个伏笔最后都会交代后文。

朴海英查案查到最后,竟然查到了领导的身上,也就是金范洙局长。

最后一个案件不是什么连环杀人案、盗窃案,而是除内鬼。

最大的坏蛋不是别人,正是像金范洙、张英哲这样的,违法乱纪之后还不会受到任何惩罚,反而升官发财的人。

李材韩为了还原真相坚持到底,换来的却是一颗子弹。

而金范洙、韩世奎、张英哲、张太镇无恶不作、一手遮天,最后却能步步高升、名利双收。

就像金范洙说的:正是因为张英哲是这样的人,才会有现在这样的权力。

反过来说,正是因为李材韩太正直、太无私、太清廉了,才会被人在背后捅刀子。

果然是“杀人放火金腰带,修路铺桥无尸骸”。

朴善宇被害也是这个原因,官二代干了坏事,需要一个没有钱、没有靠山、没有任何人会帮他说话的替罪羊,朴善宇是最好的人选。

所以证人们的证词才会那么天衣无缝,所有人都说罪魁祸首是朴善宇,就像是约好的一样。

正如小混混对朴海英说的:你知道你哥为什么被冤枉吗?因为他没钱、没后台、没能力。所以你也一样,闭上嘴安静地过你的人生去吧。

朴海英和李材韩一样不接受贿赂、不肯被收买,果然下一个被陷害的轮到他了。

金范洙派人杀了安治守,然后栽赃嫁祸给朴海英。

恰好在医院找到了作案工具,作案工具上又恰好有朴海英的指纹,安治守死的那天又恰好有人看见了朴海英,目击证人的证词也都一一吻合。

在需要证人的时间地点里马上就会有一堆证人出现,就好像是早就安排好的,和朴善宇被诬陷的手法一模一样。

同样是入室盗窃,吴京泰被抓到就是判20年,韩世奎被抓到就是只判6个月。

“觉得肮脏或愤怒也没办法,因为人就是要分三六九等的,韩世奎说的话就是证词,吴京泰说的话就只是野狗乱叫。”

红院洞附近死了2个平民,金范洙管都不想管:一年死掉的横死者都有几百名了,就算是警察怎么可能阻止所有事故呢?

于是李材韩说:如果死者是韩世奎,你也会那么说吗?如果死者是国会议员或富豪的女儿,你应该会立马出面了吧?

金范洙却说:如果是那种人,就根本不会因为这种犯罪遭殃,因为她们活在另外一个世界。

最黑暗的不是凶手作了案没有抓到,而是不同阶层的人受到的待遇不同,遇害之后警察的态度也不同。

我们再看看金范洙,是他杀了朴善宇,然后伪造成自杀。

是他命令安治守杀了李材韩,然后将尸体埋在金成范母亲的院子里。

也是他派人杀了安治守,然后栽赃嫁祸给朴海英……

日防夜防,家贼难防。最难抓的不是罪犯,而是自己的领导。

吴京泰什么都没做就被抓了起来,女儿也含冤而死;李材韩、朴海英、朴善宇同样是好人没好报;金范洙无恶不作反而还一步步坐上了局长的位置。

当安治守失去利用价值了,金范洙就派人杀了他。

同样的,当金范洙失去利用价值了,张英哲议员又去派人杀了金范洙,然后栽赃给李材韩。

金范洙再恶毒、再卑鄙,面对张英哲他也只是一条乖乖听话的狗。

金范洙也只是一枚棋子而已,他背后的张英哲才是操控一切、把韩国搅得天翻地覆的人。

同样的,在张英哲后面肯定也有这样一个人物,对他呼来唤去、指手画脚他也丝毫不敢反抗,这就是韩国金字塔一般的阶层关系,阶层固化之严重、之坚实,可能一万个朴海英和李材韩也无法改变。

狗急了跳墙,兔子急了咬人。

金范洙为张英哲做牛做马,到头来张英哲居然要杀他灭口。

平时和李材韩有不共戴天之仇的金范洙不得不暂时放下个人恩怨,做临死前的最后反扑。

也只有在自己的生命受到威胁的时候,金范洙才会去做他永远都不会做的事——把能揭开张英哲徇私舞弊的决定性证据的软盘交给李材韩,和李材韩联合起来扳倒张英哲。

最黑暗的是,2000年的李材韩明明掌握了张英哲徇私舞弊的证据,却不敢把软盘交给任何人,因为任何人都有被收买的可能,只能等到15年后让当时朴海英来揭发他。

“犯了罪,不管有没有钱,有没有靠山,都要让他付出相应的代价,这不正是我们警察该做的事吗?”

李材韩相信他所在的时代不能拿张英哲怎么样,但是朴海英所在的时代犯了罪的人会受到应有惩罚。

然而即便过了15年,张英哲也只会比15年前权力更大、地位更高。

要想用区区一个软盘扳倒他,太难太难。

而且就算把他扳倒了,也无法根除徇私舞弊、贪赃枉法的现象。只要韩国的金字塔没有倒塌,一个张英哲倒下了,就会有千千万万个张英哲出现。

现实是残酷的,即便过去改变了,也有不会改变的东西,那就是这个世界是不公平的。

朴海英和李材韩可以用对讲机改变历史,但是改变不了韩国深入骨髓的腐败和黑暗。

最痛苦的不是没有破案,而是破一个案、两个案、十个案也无法阻止金范洙、张英哲这样的人出现,也无法阻止他们再干一百件、一千件、一万件坏事。


首页: hev.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