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导演: 李非
  • 主演: 葛优 / 赵薇 / 乔杉
  • 类型: 剧情 / 喜剧
  • 地区: 中国大陆
  • 上映: 2019-11-29(中国大陆)

影视点评

2013年,冯小刚回归贺岁喜剧,为电影市场贡献了一部烂破天际的里程碑式作品《私人订制》。旷别贺岁喜剧市场多年的冯小刚和沉寂已久的王朔一起成就了两人从影生涯的下限,以无聊的情节、毫无电影感的视听、小品化的叙事和一厢情愿的说教“创造”了当时华谊股票暴跌的“美谈”,也让贺岁喜剧刚刚回归市场就变成了哑火,之后几年也不曾出现拿得出手的贺岁喜剧。

别说贺岁喜剧了,大陆喜剧这几年都在经历着创作的瓶颈,《夏洛特烦恼》帮开心麻花打开了一片天地,结果被一部《李茶的姑妈》败掉所有人品,另一边,宁浩“疯狂”系列和徐峥“囧”系列的“徒子徒孙们”不断刷新下限,笑料不行玩结构,结构不行玩煽情,煽情不行讲道理上价值,结果搞得喜剧越来越不纯粹,而能力越不行的导演和编剧,还越喜欢卖弄情怀、感悟人生,最终搞出一个个四不像。作为观众,我观看喜剧的最大目的是为了笑,你连让我笑都做不到还想让我哭?让我感叹人生?凭什么?我的人生课需要你们来教?

总之呢,每年总有这么些能力不咋地的电影人以为自己拍的贺岁喜剧笑中带泪,前两年是《这就是命》、《摆渡人》等等奇葩,而今年,轮到了《两只老虎》。

在说《两只老虎》之前,不得不提一部叫做《命运速递》的电影,2015年的First影展三项提名、一个大奖,号称姜文非常喜欢,但是上映之后票房扑街口碑差劲,不过就是一部对于《疯狂的石头》进行劣质模仿的黑色喜剧,但是导演李非却被姜文相中做了《邪不压正》的编剧,还获得了和葛优、赵薇一起合作电影的机会。

对于姜文的审美,我并不做评价,毕竟个人非常喜欢《邪不压正》,但是就《命运速递》和这部《两只老虎》最后呈现出来的样子,我只能说,李非成功地诠释了什么叫“技不配位”,得到了一个顶配的阵容,结果做了一个“扶不起的阿斗”。

《两只老虎》是一部从创意、故事还是包装形式都毫无新意的电影,一次黑色犯罪喜剧和鸡汤温情电影的尴尬结合,一段96分钟看得人抓心挠肝的观影经历,甚至,它都不配被称为一部电影。导演兼编剧的李非试图用一个黑色犯罪电影的外壳输出自己的人生感悟,以反类型的方式完成自我表达,但是却让影片的创作在各方面来说都是可怕的事故。

中国大陆的中年创作者非常奇怪,到了年龄就喜欢感时伤逝,就喜欢讲大道理,就喜欢玩煽情,以过来人的姿态强制观众接受洗脑,并且姿态上无比自恋,明明做得是类型片,最后硬是给整成一个个说讲味道极浓的劣质鸡汤,典型的中年油腻男子的气质,而本片导演李非则是在《两只老虎》中把这种气质推向了极致。

《两只老虎》拥有一个硬生生被割裂成两部分的剧本,第一个部分讲述的是一个智障绑架犯被绑架受害者耍得团团转的故事,第二个故事讲述的是一个男人完成人生心愿和另一个男人彼此救赎的故事,两个部分从头到尾都没有产生必要的逻辑联系,这也就是使得这部电影随时随地处于一种分裂的状态之中,导演一方面想要玩弄一些黑色喜剧的风格,另一方面又想为人师表说教煽情,最后都忘记了一个类型电影的基本是什么。

个人一直认为,一部好的喜剧,称职的喜剧一定是喜剧性大于意义的,价值输出不过是喜剧电影的附加品,也绝对不应该喧宾夺主,而《两只老虎》则恰恰相反,这是一部给人感觉导演就是为了说这个理儿才拍出来的电影,与其说是表演,其实不如说是一场春晚主旋律小品的串烧。

严格意义上来说,《两只老虎》根本就不是一部黑色喜剧,它甚至和黑色都不沾边,整部电影的绑架桥段就算删掉也完全不影响整个迂腐的故事的表达,个人看来,他本质上就是一部公路电影,一部老套的公路温情喜剧,空洞如韩寒的《后会无期》,却又想追求《绿皮书》或者《遗愿清单》那样的深刻,最后可想而知有多少人愿意买账了。

其实,大多数观众应该也都是被片中的绑架桥段“骗”到电影院的,但是看了之后会发现,除了开头30分钟和绑架有这么一些关系以外,影片之后的部分已经和绑架一点关系也没有了,明明整个故事中最值得表现的是绑架者和被绑架者之间的博弈、关系的递进以及主谓关系的不断交换,结果,毫无能力的编剧让影片从一开始就呈现出了一种被绑架者占领主动地位的姿态并且一种延续到了片尾。

《两只老虎》最让人质疑编剧能力的地方就是,影片应该是一个两个男人互相成全的故事,却被完全不尊重剧作逻辑的编剧给写成了一个成功者给一个失败者上的一课,葛优饰演的张成功提出条件让乔杉饰演的余凯旋完成自己的三个愿望,每一个愿望对应了自己人生之中的爱情、友情、亲情,听上去似乎是挺温情的,但是看了影片就知道这一切都是导演的自说自话,被自己伤透的女人依然爱自己,被自己冷漠对待的朋友没有怪罪自己,早已逝去的父亲也是对自己充满了父爱,看懂了吗?张成功让余凯旋去做的事儿根本就不是为了救赎自己,而是在另一个人的心里给自己树碑立传,并且告诉余凯旋,成功人士就是这样,即使是一个人渣,依然被人爱被人原谅,最后还可以深藏功与名成全一个loser的人生。

更可怕的是,导演兼编剧的李非并没有把自己放在余凯旋的位子上,而是把自己放在了张成功的位子上,这也就是本片那种让人作恶的自恋的来源。

影片另一个当人崩溃的地方就是导演硬生生把一部电影拍成了小品合集,有的像春晚小品,有的像《演员请就位》或者《我就是演员》中的那种固定场景舞台剧,在李非的电影世界里面,世界是平面的,影像是不需要细节的,故事是不需要画面的,演员的表演只需要念念台词就可以,尤其是赵薇天台上的那场戏和结尾餐厅的那场戏,和舞台剧中演员对着观众念独白毫无区别,配上了柔光造就的是年度华语电影最矫情的两大时刻。

整部电影,大家可以理解成是五个小品以及少数几个过场戏拼起来的,五个小品对应五个人,葛优、赵薇、潘斌龙、范伟以及闫妮,每个人和乔杉演一段二人小品,煽煽情,甚至一场戏拍个十几分钟,一部电影就这么被轻轻松松糊弄过去了,简直和罗振宇的那些屁话一样,既无营养也无追求,除了骗你钱真的想不出别的目的。

其实就故事传达的情感来说,影片最接近阿帕图的那部《滑稽人物》,故事讲述的是一个得知自己将死的热门脱口秀演员对于自己人生遗憾的修补,整部电影以他和自己搭档之间发生的种种碰撞为主线,笑中带泪,剧作轻松自然,从头到尾没有说教却又让人感悟良多,堪称是温情小品的创作榜样,而《两只老虎》恰恰反映出的是一个中年导演不懂电影,不懂创作还要硬生生赶鸭子上架的尴尬,不会写人物于是把人物符号化,不会写情节于是把电影话剧化、小品化,用矫情的有台词回避现实的真实,一副文艺青年的姿态,却在每一个环节都流露出极大的心虚。

当然,影片除了那种被毫无才华的导演包装出来的、毫无前因后果的人生救赎,它还有具有着一种中小学生写作文时候的思路,那就是,不管文章写得多扯淡,点题就能加分。所以,我们看到了影片中创作者是如何简单粗暴地诠释“两只老虎”的,两位男主角都属虎,张成功的父亲送过他一个放着“两只老虎”音乐的八音盒,影片最后张成功送给余凯旋一个放“两只老虎”音乐的八音盒,然后片尾曲叫《两只老虎》,影片中的配乐用到了《两只老虎》的片段,好的,没有了。

看到没有,明明整部电影就和《两只老虎》这首歌毫无关系,但是导演就是要一厢情愿地告诉大家,我这部电影,从头到尾没有离题,说实话,影片改名叫《两只蝴蝶》都可以,两个大男人都喜欢蝴蝶,八音盒放的是《两只蝴蝶》的音乐,多美好呀,“亲爱的,你慢慢飞,小心前面带刺的玫瑰”,这特么就是在提醒年轻人们戒骄戒躁,踏实生活呀!

不过说到底,《两只老虎》最让人心痛的地方就是大制片商,优秀的演员,出色的班底集体为一名毫无才华的导演买单,观众只是浪费了96分钟的人生,而这群人,浪费了好几个月的时间就为了捧这么一个新导演,也别怪中国大陆烂片这么多年,大部分拍电影的人靠的不是实力,而是人脉和资源。

如果拍烂片可以被判刑的话,我希望李非这一类的导演被判无期徒刑,让他们停止对于电影艺术的伤害。如果你们不爱电影,去干点别的好吗?


首页: hev.ink